回收旧家电

【喻黄|ABO】陷落 1

风ling摇摆:

观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啦!【。


yes,I'm back,高兴吗【。


携新坑打卡,大家不要紧张,双生还填,新坑也会填,多一个坑,多一种套餐的选择,你们港,是不是!


如标题,它是个ABO,并且以作者清水的名义发誓,大概会耍很久的流氓……


就,当成个梗看吧【躺平。


感谢生O落大大作为标题灵感,感谢 @青山为雪 老师灵魂画作插图。一张图涵盖了全文基调,非常具有冲击力和感染力,此处掌声。




你们做好跳坑的准备了吗?【别这样


let's go!


------------------------------------------------------


1


“嘿,醒醒。我们快到了。”


司机拍打他的肩膀,喻文州揉眼,从副驾驶座位上直起身。


车身摇晃,窗外是辽阔宽敞的平原,砂砾和碎石铺成的地面寸草不生。公路蛇形盘踞其上,像粗粝的牛皮纸面上拖曳而过的钢笔迹。喻文州看了看时间,他们从最近的小镇一路开过来,时间已近三小时。


司机是镇上警察局的警员,腰上别着漆皮警棒,圆红色的鸣灯被随意地丢在车前。他一口嚼着口香糖,脚底踏着油门,200多迈的车速在狭窄的公路上横行,好在四周荒无人烟,他们开了这么久,连一辆错车的都没遇上。


“到了吗?”喻文州问。


“到了。”警察先生嚼着口香糖,左手拇指勾了勾,“前面那个黑色的就是。”


喻文州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满目苍夷的黄色当中矗立着一幢通体漆黑的建筑,沉默独立得像海中央的孤岛。


“是个不错的地方。”喻文州从他胳膊缝隙间望了一眼,评价道。


“是的,对于监狱来说,它再合适不过了。”负责载他的警察说,“四面都是沙漠,最近的建筑物是三千米外的风力发电场,从这里逃跑,需要不少勇气。”


喻文州笑了笑:“不正是它的意义所在?”


他们的车很快开到外围,警察按了按喇叭,外围铁丝网门发出一声电磁流般的长鸣,缓缓打开。


接近后的占地面积显得更大,几乎占据了荒漠平坦区域的三分之一,其中有一半是户外。从远处眺望只能看到细细的线,像绕在黑色本体外围的电阻圈。


护送他的警察百无聊赖地把脚踏在离合上,电门开放速度极慢,里外一共三层。喻文州低头向上张望,每一道门间都设置了高台岗哨,两两一组的黑衣警察手持机枪,往复巡逻。


或许是荒凉地带颜色单调的缘故,这里的天色也白得发亮,他们的车开进停车场,警察拉起手刹:“终点站到了先生,请拿好您的随身物品下车。”


喻文州的个人物品就放在车后座,一个方方正正的纸盒,和电影里那些被炒得倒霉蛋们手里抱着东西一样,里面摆了几本书、惯用的钢笔、眼镜、一小株仙人掌,以及一副医疗手套。荒漠行车烟尘滚滚,才几个小时,盒子里就落了一层灰。喻文州抱着它们下了车,他的同伴已经先一步走到黑墙下的阴影处,举着一册夹子对他招手。


“来这里,签个字。”他把笔递过去,“我就算完成任务了。”


喻文州从善如流地在页面表格的最下方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还给了他。警官抬手敲敲身旁的铁门:“李轩!”


“来了来了。”铁门上方的横隔板被抽开,露出半颗脑袋,“怎么又是你?”


“见到我你应该高兴。”他从兜里掏出一包口香糖,和夹子一起从窗缝的栏杆间递进去,“给你送礼物,还有新人,不要太谢谢我。”


“客气客气。”那名叫李轩的狱警看了看签名,“喻文州?”


“是我。”喻文州说。


“新来的狱医是吧,哇我可等你很久了!”他关上窗户,在门后按下按钮,门应声缓缓侧拉而开,“来来,进来说话。”


“不邀请我吗?”送喻文州来的警官同他打趣。


“你想进来没问题。”李轩笑着说,“抢银行吧,我会给你安排个好床位。”


警官耸耸肩:“算了,我还是觉得家里比较舒服。”


他对喻文州伸出手:“喻医生,我的任务完成了。”


喻文州诚恳地回握:“谢谢。”


“不客气,祝你好运。”


 


从门口进入监狱内部的通道异常地长,顶端两侧每间隔50米就有一组红外监控摄像头,喻文州面上声色不动,心里却想着有钱人真会造啊。


在前面带路的热心狱警李轩一直热情地搭着讪:“你叫喻文州啊?从哪个局调过来的?我听说学医的Alpha比较多所以Beta非常难找,我们申请了好几个月呢。你以前也做过狱医吗?开到这儿得不短时间吧,你渴不渴喝点水吗?”


他的好奇心似乎很重,问题一个接一个。喻文州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眼睛却打量着四周的一切。监狱内部的墙壁也是黑色,因为空间高宽,把压抑感减至了最低。不提这里的性质,可以说是幢不错的建筑物。李轩走到一扇铁门前示意停下来:“如果你之前也干过这行,规矩是知道的,请配合一下吧。”


喻文州从善如流地把自己的箱子交给他,李轩招招手,门里另一个狱警打开一条缝,接过去。“还有你的外套。”他说,喻文州也很配合地脱下。


纸盒先过了一遍安检,再由人工翻查。喻文州站在门外,双手张开让另一位警察手持扫描仪给自己搜身。监狱是个粗暴的蛮荒之地,对犯人们来说如此,对在这里工作的狱警来说同样。在这栋庞大的“宿舍楼”里没有人能完全保障自己的隐私自由,喻文州也听说在某些地方连内裤都要脱掉检查。好在李轩对男人的裸体似乎缺乏兴趣,他逐一把喻文州的东西从箱子里掏出来,一边观察一边感叹:“医生就是不一样,我的箱子里全是游戏机和影碟。”


他看得很快,也许是因为喻文州的行李少,箱子里的土被倒进垃圾桶,书也被掸干净放回原位。李轩拿着个白色的机器走出来:“好了,最后一个环节,我猜你给别人用过。可能会有点疼,不过很快就好。”


他拿的是血样采集器,简单小巧的订书机形状,医院体检时或者在野外急救,会用这玩意充当性别检测器——毕竟现在社会,各种抑制剂、仿真剂和信息素模拟药物都相当丰富。李轩把它夹在喻文州的指尖,尖端探针扎进表皮,的确不是很痛。


狱警笑嘻嘻地看了他一眼,横过液晶屏。采样血液进入内部分析器,读条到100%后显示出Beta符号。


“很好。”李轩在他签名的纸板上打下最后一勾,拉开身后的铁门,“喻医生,欢迎来到落日。”


 


“20年前新性别法案提议通过之后,各个地区的监狱都在调整和转移犯人,导致逃狱率直线上升。落日就在那个时间建立的,专门针对Alpha的管理监狱。这里无论防御等级、设施还是待遇都是最高级别的,无数能力顶级的Alpha罪犯都在这里,然而20年来从未发生过哪怕一起的逃逸。”


李轩带着喻文州走到顶层中央:“刚刚老冯在办公室里应该同你讲了这个故事。”


“是啊,监狱荣光史,入职培训。”喻文州笑着说,“还发给我了员工手册。”


李轩颇为赞同地点点头:“那上面有监狱鸟瞰图,不过并没有什么卵用。这里所有的犯人人手一份。”


“不怕他们逃出去?”喻文州问。


“都说是防御等级最高的监狱了。”李轩靠着栏杆,手指指下面,“诺。”


他们站在一圈玻璃地板边缘,从上看下去,是如同竹筒般中空的内部构造,四周环形分布着牢房,层并不高,但足足有五层。


“我们叫它‘甜甜圈’。”李轩靠着栏杆,“由下到上,层级分布能力和刑重不同的囚犯,越往楼顶判得越重,都是Alpha。”


“我比较好奇的是,”喻文州看了看他,“别的监狱为了加强警备,狱警也几乎都是Alpha,为什么这里却只收Beta?”


“因为我们的老板认为,Beta是最不受信息素影响的种群。”李轩摇摇手指,“哪怕是把一群Alpha隔离Omega关在一起,他们之间信息素也是会对彼此产生微妙的影响,监狱帮派就是这么搞的。相反,找武力值不错又对信息素免疫的Beta降低了Alpha的影响力,信息压制不会对我们起任何作用。”


“有道理。”


“而且我们还有武器。”李轩掀开制服衣摆,“电警棍——端头会喷出信息抑制剂、冷冻枪、还有鸣哨,据说对于Alpha灵敏的听觉格外有效。每个房间里都有喷水装置,可以让人时刻保持冷静。”


“我也会有这些吗?”


“应该吧。”他并不确定,“医生在这里是个高危职业,你的前任就是被一个Alpha装病胁迫越狱,虽然最后没能得逞,但似乎吓出了点心理阴影,二话不说就辞职了,连当月的辞职工资都没要,难为老冯急聘新人进来,工资应该谈的很不错吧?”


喻文州高深地笑了笑:“还好。”


“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呢让我想想……哦对,一会儿我带你去医务室。”李轩一边想一边说,“你需要检查一下常规药储备,然后上报。医务室里有休息间,是值班用的,员工宿舍在另一栋楼。现在就你一个医生,所以会比较辛苦。这里工作时间一个月25天,休5天,每周2次值班。5天休假需要提前申请,有班车会接送到最近的镇上,早班去晚班回,过时不候。宿舍条件不错,有电视和游戏机,想要什么提申请老冯都可以给你买。今天比较晚,外警就不带你去了,明天可以去转一圈,外警班长是我哥们,也是个Beta,不过他手下有几个Alpha的狙击手,今天你路过大门时应该看到了。”


“看到了,很神秘。听你说居然愿意屈居在Beta手下,就更好奇了。”


“可不要小看Beta。”李轩眨眨眼,“这里是平等社会,我们不受Alpha和Omega的信息素影响,换个角度来看,可以说是伟大的、控制了本能的进化族群。”


喻文州笑起来。


这时楼下传来一阵骚动,一楼和二楼的犯人们从栏杆中伸出手,有的举着盆,有的敲着水杯,口哨和嘘声齐飞,声音大得整栋楼都在回想。


“怎么了?”喻文州向下望了望。从这里的瞭望监视层可以一直看到一楼地面,两个狱警挽着一个犯人从入口走进来。


“哦,我想起来了!最重要的事忘了交代你。”李轩同样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其实之所以那个Alpha要劫持医生逃亡,是因为我们这里有个例外中的例外,大麻烦精。”


他指着两名狱警中间夹着的那个人:“一个Omega。”


喻文州不出意外地露出了吃惊的表情:“我以为这里是Alpha监狱。”


“是啊,你也知道。三性社会当中,Alpha的武力值最高,犯罪率也是居高临下,Beta其次,而Omega多是过失或智慧犯。刚才也说过了,以前未隔离分化监狱,犯人间二次性犯罪率及其高,不仅是Alpha一方强迫,也有Omega利用信息素控制Alpha。哪怕是把他们隔离都没有用,只要在同一间监狱里,再厚的墙也无法阻拦信息素扩散。”


“所以,新性别法规定,Alpha、Beta和Omega应当在适当的场合性别分化,尤其是监狱。”


“对,Beta相对安全,所以经常安排在Alpha和Omega监狱的旁边,有些地方改造后,只不过把原来A、O隔离区换成了A、B和O、B而已。但同样一个问题,因为Omega先天条件,绝大多数的Omega监狱防御等级都不高。当时改造也按照等级高的改Alpha、等级低的改Omega这样的规则进行。一直以来也没有出过什么大事,但这位可不一样。”


李轩感叹地看着下面,那个人走路懒懒散散的,像是在晒太阳似的,和两边狱警紧张的态度对比鲜明:“他可是一个人差点把Omega监狱拆掉的家伙。换了三间Omega监狱,两次差点越狱成功,最后法官实在没辙,提交了特殊情况申请处理,把他送到这儿来。”


喻文州同样也看着他——钢化玻璃气罩下隔着近五层楼高,并不是十分看得清脸,只能大致分辨出他身上浅灰色的犯服,和深栗色的头顶。


监狱正中央是深深的天井,也是唯一能见到光的地方,午后斜照的日光穿过玻璃罩落在空旷的井正中,那人刚刚好从半壁的阴影下抬起头,光打在他的脸上,有那么一瞬间,喻文州几乎以为他们目光相接。


那真说的上是一张英俊好看的脸了,眼睛因为过强的光线眯起,却依然能察觉到其中锐利的刀锋之气。


“黄少天。”李轩的声音落在耳边,“落日监狱里最强的、强过于Alpha的Omega。”




tbc

评论
热度(4347)

© 冰箱彩电洗衣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