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旧家电

[黑子的篮球][青黄]Take My Love, Take My Life 上

年华不为少年留:

我爱帖文,帖文使人快乐。


水逆,心情烦躁,攒RP,丢点旧文吹吹风。(以及之前去看了黑蓝剧场版重燃爱火后遗症)


本文内容与《Nameless Youth·未可命名的青春》、《Borderless Dream》、《What About Dance?》、《Dream Catcher·追梦人》有情节和时间上的联系,应该是NY系列中依照时间顺序的最后一篇,此时两人都已年近三十,情路要有个好结局的话,那当然就是甜蜜的求婚啦!于是发出来娱人娱己一下!


《Nameless Youth》全文见网络各大TXT网站,《Borderless Dream》、《What About Dance》和《Dream Catcher·追梦人》见本LFT。


本文已全文收录于青黄中短篇同人文集《Love Rondo》中,因此用晒晒蚕蚕太太当年给我画的美美的封面!



文章大概一万五千多字,姑且分个上中下,很快就发完啦!有微火黑和一些没什么存在感的隐藏CP,吃或不吃可自由心证随意带过,谢谢!


以下正文。




Take My Love, Take My Life





今年的春天来得格外早,虽然刚刚进入三月的末尾,但和煦的暖风已经伴着初绽的樱花,迎面送来一股清淡的香气。
黑子哲也从JR线的水道桥站出来的时候,穿得规规矩矩的西装和风衣里面已经有了一丝薄汗。虽然距离开演还有将近一个小时,但在路口等着过红绿灯的时候,身边一簇一簇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子们就已经开始叽叽喳喳地兴奋起来。
夹杂在Tokyo Dome City Hall的大厅里等着购买场刊的女性观众之间,身穿整齐的黑色西装,打着领带的黑子哲也以一身明显是刚刚下班的普通上班族男性的打扮显得鹤立鸡群,却很奇妙的并没有引起注目。显然,薄弱的存在感作为他的个人特质一直延续到了现在。虽然之前是打算早一点去后台拜访,但临近5点的时候突然有了工作,因此不得不稍微加了一会班。不过对黑子哲也来说,挤在一群女性中间等着看某个特定对象这种事早已驾轻就熟,不会有任何尴尬的感觉。
在这么大的会场里演出舞台剧,看样子制作方确实是相当有信心。不过也难怪,在出演男主角的黄濑凉太数月前获得去年夏季的电视剧学院奖最佳男主角之后,打出他的名号对于舞台剧的票房自然有着极大的提升作用。
“不管是演戏还是唱歌,黄濑君确实都很厉害啊……如果不事先说明,我都认不出那个披着头发的落魄乐手是你。”演出结束之后,黑子到后台去看望黄濑的时候不禁由衷地赞叹道,“结局的那一幕,坐在我身边的女孩子都在抹眼泪呢。”
“哈哈哈哈,你认不出是因为假发的原因吧?其实是剧本本身不错,所以到最后看起来才会那么感人,不是我的演技厉害啦!”黄濑哈哈笑着,“不过能听到小黑子这么说,我还是很高兴!今天谢谢你能来看舞台剧的首演,虽然给了你票,但因为听说你工作很忙,原先还以为你不能来呢!”
“没有的事。”黑子认真地说:“黄濑君难得的舞台剧演出,我就算拼命完成工作也要来看的。”
“虽然只是在电视剧拍完之后半是休息半是玩票的舞台剧演出,不过也能获得认可真是太好啦!”黄濑笑笑说:“小黑子你之前说有事要告诉我,是什么?”
黑子顿了一顿,脸上忽然十分罕见地出现了一丝红晕。
“嗯?”黄濑似乎是注意到了黑子的表情,起身确认了一下自己专用休息室的门已经关好,这才回身对已经有着十几年交情的好友露出一个玩味的笑意。
“难道说……”
“……这个。”在随身的公文包里掏了掏,黑子终于把一张设计简单颜色素雅的请柬从包的夹层里抽了出来。
黄濑瞪大了眼睛:“不会吧……真的猜中了?”
“嗯。”黑子笑笑,“时间定在7月,加州某个比较偏僻但是风景很美的小镇的教堂。你知道以他的身份不方便去人多的地方,所以可能要麻烦你和青峰君多开几个小时的车了。”
“……你们什么时候也给他送了?”黄濑皱起了眉头:“我都完全没听他说。”
“现在还是赛季中,火神君也没机会当面给他,所以就发了一封快递,应该这两天就能收到了。但愿你们都可以来……那时候就算是季后赛也应该已经结束了才对。”
“嗯,我知道了。”黄濑露出了十分爽快的笑容:“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工作,我一般会固定在夏季休假,这个情况事务所也是了解的。之前已经确认过了,7月份要空出来应该没问题。”
“那就说定了。你来的时间确定好之后我们就帮你订机票。”黑子认真地说。
“哪里需要你们买机票那么麻烦。”黄濑笑嘻嘻的:“你知道我每到夏天总归是要去美国的,到时候估计会先飞纽约,所以你们也别客气啦!”
几位好友这数年来的情况黑子哲也都心知肚明,于是便不再强求,点点头说:“那就不好意思麻烦了。真抱歉在你还没卸妆的时候就来找你。”
“这有什么关系,你要是不来我还要生气呢!”黄濑轻轻拥抱了一下多年的兄弟。

黑子离开后,黄濑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全身放松坐在靠背椅上,手里拿着那张请柬来回翻看着,嘴角不知不觉挑起一抹笑意。
“这么多年,终于到了这一步啊……真是不容易。”心底不觉涌上一股温和的暖流。
刚才黑子临走前被他叫住:“忘了说,恭喜啊!差不多已经十年了,小黑子你也一定很高兴吧?”
“也没什么。”黑子还是一副淡然的表情,只是眼角眉梢的线条都似乎变得柔软了起来,“其实现状都没怎样变化,但是火神君一定要办,所以就由着他了。”
“这说明小火神对你一心一意,不是很好嘛!”黄濑嘿嘿一笑。
“青峰君对黄濑君你也是一心一意啊。”黑子说。
笑容有一丝微妙的僵硬,黄濑张了张嘴,停顿了好几秒钟,这才勉强笑了两声,说:“也是……吧。”
黑子没有继续说,而是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

总感觉自己和青峰的关系同黑子和火神之间不太一样。
或许青峰觉得没什么,或许都是自己的问题,但这段感情从一开始直到现在都算不上特别一帆风顺,却是事实。
“差不多也有十年了啊……”黄濑将刚才没来得及取下的凌乱的黑色长假发扯下来,揉乱了自己的被汗水浸得湿漉漉的头发,将头向椅子靠背的后面仰过去,闭上了眼睛。
门外传来工作人员收拾后台时发出的来去匆匆的脚步声。

※※※

NBA联赛本赛季的全部比赛已经在6月结束,而黄濑在完成舞台剧的巡回演出之后也直接开始了这些年来例行的夏季休假。
大概两年前,因为厌倦了总是遮遮掩掩地出入青峰在纽约的住处,他一个冲动就拿积蓄在纽约买了一间公寓。房子位于曼哈顿的上西区,靠近中央公园和哥伦比亚大学。虽然不是新房子,面积也不大,但公寓本身的品质和环境以及所在的大楼保全措施都还不错,使他可以相对放心的在休假期间居住在此。
虽然买房子的时候因为没同青峰商量过,两个人还大吵了一架险些再度分手(吵架闹分手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像吃饭喝水一样普通),但恋人却也承认这儿的确是一个可以令人放松休息的舒服地方。从窗外望出去,能看到中央公园郁郁葱葱的树木和波光粼粼的湖面,附近来去的多是在哥大就读的学生,比起青峰自己在上东那间因为经常外出比赛并不常住而显得冷冰冰的高级公寓,即使这里连家具都没有配齐,却也的确令人感觉闲适温馨不少。
在不打比赛的日子里,青峰除了外出参加无法推脱的商业活动以及和队友们必要的聚会,大部分时间都宁可在家睡觉或是打游戏,除了在黄濑过来休假的时候。
“我要的东西呢?”黄濑刚从机场到达这间属于他自己的公寓,就见青峰腆着脸露出一脸期待不已的表情。
“带了带了!话说你啊……明明这些东西在纽约的亚洲超市都有的卖,你也不差那点钱,为什么每次都要我万里迢迢从日本给你特地扛过来……还都那么重!”黄濑一边叹气一边打开行李箱,里面半箱子装的都是各种日本特有的调味料和零食。
“我不方便出门。”青峰生硬地说,“难得去一次超市总是被人抓住要签名,烦也烦死了。反正你会帮我带过来不就好了嘛!”
“那也可以网购……”黄濑撇了撇嘴,最终还是轻轻笑了。
越来越能够明白,这种任性的地方就是青峰大辉这个男人独有的撒娇方式。一开始自己还会因为两人思维模式的差异同他争执,但在交往将近十年的现在,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都已经不再算什么问题。
曾经的自己还无法相信,和那家伙能在篮球以外的地方达到如此默契。

“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注意观察周围了没有?没被人跟上吧?”正在给青峰和自己用带过来的酱料做照烧鸡肉汉堡的黄濑从厨房里问了一声。跟从不下厨的青峰比起来,好歹还会料理一些简单菜式的黄濑就已经算得上是两人一起生活时除外卖以外的生命线。
“看了,没人。我说你就放心吧,每次都这么紧张你不嫌累我都累了。”
黄濑知道青峰正在身后靠在门框上注视自己围着围裙的背影。若在几年前,那家伙也许早在进门后不久就忍不住将自己一把抱上操作台或是拐进卧室了,但现在的恋人却似乎更愿意在有些时候保持一点距离,像这样看着自己的身影,仿佛在真心诚意地享受两人难得独处的时间和气氛。
黄濑觉得身后那道越来越有些灼热的视线忽然令人觉得很有些不好意思,便大声叹了口气说:“实在不想再在一起逛街、看电影、看戏什么的时候被人跟踪偷拍了……在日本那样,到了美国还是那样,简直没完没了。” 
跟青峰除了打球以外几乎就是个宅家男不同,黄濑在日本不仅应酬多,因为性格开朗也交际广阔。但由于事务所千叮咛万嘱咐,加之出于各种原因不得不比旁人更加谨慎小心,因此只要是在外面的场合他都相当注意自己的言行。身处娱乐圈十几年,如他这般年轻却少有绯闻乃至丑闻的艺人已经不多——当然,除了数年前第一次被媒体撞破两人看完电影牵手走出影院,还有之后被当做玩笑却险些险些触及了真相的事件以外。
为了努力维持恋情,在对待娱记等相关的问题上,黄濑一直都如同惊弓之鸟,即使他也知道自己有时甚至让恋人都有些看不下去。
“我说,你那么紧张干什么。”青峰啧了一声:“拍到就拍到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现在日本那边的人都知道我们是大亲友,他们就算再要拍也拍不到什么足够的证据。”
“但秋山小姐已经警告我了。再像这样每年夏天特地推掉工作到美国度假,而且只在纽约一呆就是一个月,迟早会出问题。”黄濑苦笑说。
虽然他已经大牌到在安排自己的工作上具有足够分量的话语权,但经纪人做出的合理建议也并不是可以被忽略的。
“这才几年,不是也没出问题么……况且你去年夏天因为要拍电视剧和宣传,也没来呆多久。最后还是我先回日本去才见到面的。”青峰嘟囔着。
“因为那部剧对我来说是不可退让的复仇之战啊。”黄濑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回头将一块鸡肉塞进青峰嘴里,“尝尝看味道。”
“好烫!”因为被冷不丁地塞了一口热菜,青峰跳起来用手扇了半天,这才细细咀嚼起来:“味道倒是可以。”
“那就切生菜去。”黄为恋人亲自下厨的明星艺人心情大好,冲着一边的案板呶了呶嘴。
“是是是,青峰太太。”青峰嘿嘿一笑。
“你喊我什么?!”黄濑身体一震,蜂蜜色的眼睛视线对上黑肤的高个青年,似笑非笑。
“青峰太太啊。”青峰一脸坦然。
“青峰大辉。”黄濑冷笑起来,“如果再这么叫我,当心我立刻就把你从这间公寓赶出去。”
“……好好好,我不叫了,饶了我吧。”似乎真担心黄濑会不高兴,青峰连忙见好就收,“所以就说我当初不赞同你买房……”
“我自己的事,你管不着!”黄濑有些恶狠狠地对恋人撇了撇嘴。

然而,当两人坐在客厅和厨房连接处的小餐桌上狼吞虎咽时,青峰却忽然出声。
“喂,我说,你愿不愿意真的当青峰太太?”
“你……什么意思?”黄濑完全没料到对方那明显并不是在开玩笑的态度,一下子愣住了,连嘴里的鸡肉都忘了咀嚼。
“就是你听到的那个意思。当然你完全不用改姓的……”青峰抓了抓脑袋。
“怎么可能改啊!!”
“你先别急啊……事实上我之前就在想这个事了。从收到阿哲和火神那家伙的请柬开始……”青峰说到一半忽然觉得有点语塞,因为坐在对面的恋人脸上完全没有预料中的幸福和激动的表情。
“黄濑,你听到没有?我是说……”
“我听见了。”黄濑放下刀叉,面无表情地说:“你是说,你刚才的意思其实是在向我……求婚?”
“也可以这么说吧……你知道美国这边是可以登记的,虽然回到日本不被法律承认。但我觉得至少可以有个东西证明一下,阿哲他们应该也是差不多的意思吧。”

黄濑瞠目结舌。
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自己风尘仆仆地刚下飞机没多久,就在这间还没来得及彻底打扫过的简陋的小公寓还沾着油迹的餐桌边,一边大嚼着汉堡一边被自己多年的恋人——求婚了?
黄濑很想问问青峰大辉你的脑子还好吗,但可笑的是因为对恋人的想法和行为已经足够了解,他又十分明白,那家伙是认真的。
他忽然有些哭笑不得。

“你……到底是怎么想到要做这个决定的?”他努力咽下口中的食物,盯住恋人那罕见的有些发红的脸(虽然也看不太出来真的红了没有)。
“我刚才不是说了么,因为收到了阿哲和火神的婚礼请柬,所以就想我们也那么长时间了,总这么两边跑也实在不方便,不如先定个形式……”
“就因为这样?”
“当然之前就有想过啦,这件事只是个机会而已。”青峰实话实说,“不过主要还是怕你跑了——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嘛!”
黄濑听到这席话,实在是头晕得厉害,忍不住伸手按了按因为还没有倒过来时差而愈发胀痛的额角。
“……我需要现在就给答复吗?”他几乎是有些脱力地问。
“你现在不能给吗?”青峰倒是一脸没觉得哪里不对的表情,“我以为这不是个问题来着。”
“这当然是个问题!……不信你可以去问小黑子。”
“啊?为什么要问他?”
“问问他当时是火神是怎么跟他说这件事的!反正我不相信也是在这种情况下——用这种语气说的。”金发的青年放下餐具,摇摇晃晃地走向卧室,丢下一句话:“明天还要去加州参加婚礼,我先去睡觉倒个时差。餐具你洗。”
“喂!”深色皮肤的恋人想要站起来再问个仔细,却被黄濑一声关上房门的重响堵了回来。

TBC



评论
热度(56)

© 冰箱彩电洗衣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