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旧家电

【黑蓝·青黄】一丝不挂 01

Carne Tremula:

青峰大辉x黄濑凉太


 


*又傻又白还没三观,慎


 






01


 


青峰大辉被铃声吵醒,闭着眼摸索着找手机的时候觉得胯下一凉,才猛地清醒过来,环顾四周的时候渐渐回神,想起自己赤身裸体在酒店醒过来的前因后果,有点想笑。


铃声断了又响,青峰一边接起来一边检查自己的东西,对面他爸的秘书压低了声音:「少爷,今天……」


「我没忘,今天老头儿生日,我一会儿就过去。」青峰把皱巴巴的衣服踢到一边,用座机打给总台点餐,以为秘书只是提醒他今天家里宴会的事。


其实他也明白父亲压根儿和老沾不上边,正是人生壮年最具魅力的年龄,真要论起来,扑在他身上的桃花还真不一定比他爸的多。


大概所有成长起来的男人天性里自带针锋相对,青峰虽然自己也风流成性,但还是会因为母亲不时的郁郁寡欢而在内心责难父亲,同时却又真心敬佩这男人卓然的能力,自相矛盾的最后就是他的所作所为看上去实在是叛逆不道。


对面又压低了一点声音,说的话也显得隐秘:「少爷,晚宴名单上有那位少爷的名字。」


青峰点烟的手一顿,立马就皱了眉,「什么?就内小鼻涕虫?他来干嘛?」


「……」这话秘书没法接,青峰是家里独子,至少明面上没有兄弟姐妹,但那一位就算没有名分也是实打实的血脉,认真说起来这算是家事里的家事,只要过界一点就是哪头都讨不好的结果。


好在青峰也没有真让他回答的意思,自顾自地就暴躁起来:「让他有多远滚多远,别让我看见他,记吃不记打啊小时候的事都忘了?见一次打一次以为我说着玩呢?要是真来了别怪我让他下不来台,你看着办吧!」


秘书默默收起被挂断的电话,旁边青峰父亲头疼地摁摁眼角,也是拿自己大儿子这个混世魔王没办法。


秘书跟了他多年,很有点旁观者清的睿智,这时候说出来的话就很中肯,「会长,大少的脾气就这样,要让他一下子接受排斥了很多年的人,短时间里不太可能。这事儿您先放一放,反正二少也过来了,不愁没有机会。」


青峰父亲担心得就更多,青峰看上去浪荡不羁,其实心思很细,随着年龄的增长,做事也越来越能瞒得住,他真怕青峰敏锐地嗅到了味道,然后找到源头杀之而后快。


他爸明显想太多,实际上被他恶魔化的青峰压了电话之后就完全把这事抛在了脑后,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只在很小的时候和他见过面,过程也相当凄惨,导致他日后回想起这个弟弟的时候唯一的印象就是满脸的鼻涕眼泪和没出息的嚎啕大哭,一点威胁力都没有。


青峰现在完全不关心这些,心思都放在昨天晚上那个男人身上,长相、声音、身材、动作……就连身体里的温度都是最符合青峰喜好的那一款。


可是一睁眼人就没有了。


青峰刷着牙找遍了屋子,唯一证明昨晚不只是一场太美好的春梦的证据就是一套被使用过的洗漱用品,青峰弹了一下那人用过的杯子,有点可惜地回想着还记得的片段。


酒店的效率很高,他刚冲完澡就送来了早饭,青峰围了浴巾去开门,已经有点模糊的美好脸蛋乍然跳出来,笑容鲜活生动:「嗨,早啊!」


「……」青峰淡淡瞥他一眼,先把旁边紧张不安的服务生打发走,才侧身放小美男推着餐车进门。


说是「小」真是有点名不副实,只比青峰低一些的修长身体怎么看都算不上小,但他整个人都散发着阳光跳脱的小学生气质,又让人没办法和强大这类词联系在一起。


青峰擦着头发缓缓走过来,那人已经把早餐逐一摆到桌子上,转身时冷不防被青峰捏住了下巴,瞪着眼非常无辜的样子。


「干什么来了?」


「走了之后发现没钱吃早饭,想着你大概有的吃,就回来了。」小美男老老实实地回答,看到青峰慢慢凑近他,很自觉地闭上眼撅起嘴,一副你赶紧亲亲完我好吃饭的样子。


「……」你倒是比那些妖艳贱货老实得多,青峰嗅到他身上只有酒店牙膏的薄荷味儿后就放开了他。


这人一看青峰坐在了对面,也没有阻止他的意思,也不再管青峰,不管不顾地吃起来,青峰不紧不慢地点了一根烟,看他一口吞了半条煎鱼,幽幽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


「黄、呃黄濑。」黄濑吃太快噎了一下。


青峰有点不想说话了。


饶是他昨晚喝多了,也没人事不清到完全失忆的程度,昨晚在酒吧里把他魂儿都勾走的美人举手投足间都是万种风情,在床上更是妙不可言,哪有一点眼前这个幼稚鬼的样子。


无视黄濑领口露出的吻痕,青峰盯着狼吞虎咽的黄濑竭力地寻找昨晚的气息,最后以失败告终,黄濑打了个响亮的饱嗝,对着一桌子空盘子空碗突然娇羞起来,低下头抿着嘴,小声地问青峰,一饭之恩无以为报,要不要来一发。


青峰盯着对方腼腆一笑时露出牙齿上沾到的海苔,淡淡地说不用了。


黄濑吃饱喝足欢天喜地地跑了,走之前还刷了个牙,青峰一点旖旎的想法都没有了,连联系方式都没留就赶紧把人打发走,满心沉重地穿好衣服回了家。


家里人忙忙碌碌在准备晚上的宴会,青峰母亲深谙此道,布置得井井有条,青峰也帮不上什么忙,关了门准备补眠,只是一闭眼就是昨晚和黄濑激烈交欢的画面,再一转眼,性感的黄濑突然捞过满是食物的桌子放在床边,一边大口大口地吃着饭团,一边含含糊糊地让他继续。


这一觉浑浑噩噩睡得很不踏实,秘书叫醒他的时候,整个人都出了一层薄汗。


「我没事。」青峰冲了澡出来,看到秘书还在,就想起早上的那一通电话,边穿衣服边问,「让那个鼻涕虫来,是我爸的意思?」


青峰穿好了衣服,下楼去外面转转透透气,秘书跟着他,有点无奈,拐着弯地说了一大堆,中心意思就是老板花钱我卖力,该做的做,多余的事一概不知。


青峰看他一眼,正要说话,余光看见院子里走进来一个人,贴身的西装衬得对方腰细腿长,头发被抓起来露出额头,几缕碎发垂下来,整个人都透着猎艳的气息。


青峰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箭步上去一把抓住人,黄濑被惊了一下,看清来人是谁之后随即勾勾嘴角,凑近青峰,近乎挑逗般悄声吐息道:「真巧,又见面了。」


「巧?」青峰冷冷地看着黄濑,秘书追上来硬着头皮打圆场,「两位少爷,咱们换个地儿?」


青峰一顿,视线转到秘书身上,「你说什么?」


秘书四下看看压低了声音,「少爷,反正人已经来了,要打要骂,您换个地儿,在大门口闹起来,最难做的最后怕还是夫人。」


秘书掐着青峰的软肋说话,果然让青峰拽着黄濑离开了众目睽睽的大门口,但他跟上去的时候却被青峰房间的门板拍在了外面。察觉到青峰并没有太深的恶意,秘书也没当回事地就走了。


青峰把黄濑困在两臂间,眼神刀子一样刮着黄濑,声音是暴风雨前的平静,「耍我很好玩是吧。」


他是怎么都想不到当年那个鼻涕眼泪糊了一脸根本看不出长相的怂包会长成今天这个样子,大概还吃了熊心豹子胆,不仅跑来和他打了一炮,还在一天之内把他当猴耍了两次。每一件事的冲击性都太大,现在青峰反而觉得麻木,脑子里一片空白地看着眼前的人。


黄濑只是笑,勾着唇角仰起脸,唇面碰到青峰紧绷的嘴角,贴在上面慢慢地摩挲,暗藏的意味远比索吻要多很多。


鼻息间充盈着淡淡的薄荷味,青峰无动于衷地冷眼看黄濑凑上来的唇,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全身的知觉感官就很容易集中在最突出的触感上,嘴唇的柔软和湿润带来的刺激被加倍放大,等头脑稍微清明一点的时候,青峰已经咬着对方的唇把人压在了沙发上。








-TBC-






上车!

评论
热度(180)
  1. 冰箱彩电洗衣机CarnetTremula 转载了此文字

© 冰箱彩电洗衣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