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旧家电

【花妖狐鬼/花部】《低光荷》完

Fengmg:

世家公子叽X花灵羡,艳情志怪风,前世今生


很狗血,非常一般的he【高亮】,完结了!噢耶ヽ(✿゚▽゚)ノ


原著属于秀秀,ooc属于我,有雷,撞梗请立刻提醒


 前情:


半年后,昆仑山下,边地重镇宁州坊市上。


一个年轻男子长身玉立,负琴携剑,静静站在街道尽头。边地艰苦,其间无论男女老少,大多满身风尘。偏生这人一身素白却丝毫尘埃不染,加之风仪出众,几乎如沙尘中一枚皎皎明珠般夺人眼球,纵然神情冷淡,往来却仍没有不多看一眼的,甚至引来二八少女窃窃私语,不住暗送秋波。


蓝忘机早已习惯这样的目光,仍置若罔闻地立在原处。又过了一炷香左右,不知从何处冒出来一个全身裹在黑袍中的人,手中拿着几个烤馕,猛地向他扎过来,笑嘻嘻地仰起头。


蓝忘机眼神刹那柔和了下来,丝毫也不在意食物的油星会沾染了自己的白衣,伸出一手将那人揽进怀里,依偎着走了一段,到无人处,才为他取下斗篷帽子,露出魏婴的脸来。


魏婴长发用红绳绑了一个马尾,他轻快地甩了甩头,低下头尝了一口烤馕,笑道:“好吃,蓝湛,你要不要?”一边说,一边将东西伸到蓝忘机嘴边,蓝忘机看他一眼,咬了一口,道:“别太贪嘴。”


魏婴天性自由,在淋池待了一百多年,实在也是被拘得狠了,此番终于能与蓝忘机出外云游,他只如游鱼入海般,什么都要逛一逛尝一尝。蓝忘机虽然十分宠爱他,一向有求必应,但顾虑他到底本体为花,生怕有些东西对他本体有损,难免不时出言约束。


魏婴吃完了,从他的怀抱里挣出去,转了一个圈,背着手走,看了看遥遥的昆仑雪顶,又看了看那双注视着自己的琉璃双眸,正色对蓝忘机说:“蓝湛,我之前对你说,等到了这里,我就告诉我没了玄珠会怎么样,你还记得吗?”


蓝忘机猛地停下了脚步,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地握紧了,心口隐隐发烫。


“二哥哥,你别这么紧张嘛。”魏婴察觉到他动作,笑道:“蓝湛,我跟人类不同,玄珠虽然也能算是我的心,但是没了它,我也不会死的……好吧,别这样看着我,是会重伤,重伤,行了吧?但是这都这么多年了,有什么伤也都养好了,我现在是真的没问题。”


“要说有什么嘛……可能最严重的就是,从此以后我都没办法再得道升仙了,寿命呢,也缩短了那么一点点。一点点,我发誓真的就一点点,比一般人类还是要长很多很多的。”他笑着,又挽住蓝忘机的手,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可是你看,我已经和你成了夫妻,才不会去当劳什子神仙,对不对?这东西让我能把你的魂魄完完整整送进轮回,让你能重新想起我,让我们能再相见,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所以蓝湛,你也不要再耿耿于怀了,好不好?”


 


结果这天夜里,两人正温存间,魏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猛地翻身跨坐起来,双手捧住蓝忘机的脸,一脸严肃地看着他:“二哥哥,白天我忘记说了,你拿了我的玄珠,从此以后就得跟我同生共死了……”


蓝忘机怔了半天,半晌都没反应过来。那头魏婴却已经捧住心口,眼中挤出一汪热泪,唱作俱佳地演上了:“你!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含光君!要了人家的身子,却不愿意跟人家白头偕老吗!你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人了,常言道,糟糠之妻不下堂……”


他说得起劲,蓝忘机却实在听不下去了,果断低下头,封住了他的嘴。魏婴伸手回搂过他的脖子,床帐滑落,两人一起倒进了锦绣深处。


迷乱间,蓝忘机却突然忆起那夜湖上,两人方云收雨歇,魏婴懒懒地偎在自己怀里,抓着他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游走,他紧紧地抱住他,终究还是忍不住问他,如果我此生都不能想起前尘,你怎么办。


魏婴却只是短暂地愣了愣,随即便笑了,他接下来说的话,蓝忘机觉得,即使再过去数百年,自己都不能忘记。


他说,那我就去缠着你,烦着你,死缠烂打地留在你身边,让你天天都得看到我,让你再爱上我。二哥哥,你知不知道,人类靠外貌和声音,靠性格,靠记忆去辨别一个人,但是对异族来说,沧海桑田不过弹指,我们爱一个人,就是爱他的灵魂。


魏婴笑着凑近他,吐息间,清浅莲香浮动如梦幻。


蓝湛,他按住自己的胸口,低声道,你的灵魂,就装在我的心里。


 


东方既白,魏婴才自前夜情事中抽身,沉沉睡去。蓝忘机把他抱在自己的身上,瞥了一眼窗纸透出的一线微光,然后轻轻吻了吻怀中爱侣的额头,笑了笑,也合上了眼。


山高路远,来日方长啊。


“昭帝始元元年,穿淋池,广千步,中植分枝荷,一茎四叶,状如骈盖,日照则叶低荫根茎,若葵之卫足,名‘低光荷’。实如玄珠,可以饰佩。花叶难萎,芬馥之气,彻十馀里。食之令人口气常香,益脉理病。”(《太平广记·淋池》/《拾遗记·前汉下》)


【花部·全文完】


后面是一些废话,可以不看啦> <


虽然很短,不过终于完结了一个还是非常开心~


写这文的初衷就是想挑战下艳情志怪这种风格,这种风格剧情的掣肘相对少,需要大量风月,但是描写不能露骨,用词需要繁复却不能累赘,景色要不停铺陈渲染但是忌讳重复。对我来说是一次很艰难的挑战,写得很开心但是能力有限,其实实际操作中并没有表现出来,所以再次感谢一直看到这里的小仙女们!么么扎你们(づ ̄ 3 ̄)づ!


因为在写的另一篇同人结构比较复杂,即使有大纲撑着,填充细节有时候还是想的很头疼,又到了关键的地方不能注水,所以写这个系列也算是一种调剂和补档吧> 


最后简单地记一下关于【花妖狐鬼】这个系列的构想,免得转头就忘惹:


妖部:《声风木》,国师叽(妖)X郡王羡,羡羡有求于汪叽,看出汪叽对他有兴趣(实际上是喜欢他),然后勾引献身,然后把汪叽拐回来当了国师,实际上两情相悦然而两个人都觉得走肾而极度纠结,特别特别狗血天雷的故事,最后辅佐师妹登基,he,play比如说在圣洁的国师塔里面,大白天穿着一层衣服隔着重重幔帐做什么的,剧情方面因为bug实在太大,完全无法忽视,所以整个故事还在斟酌……


“百草成谷/神农手植嘉木/推演万物/越姜骑虎/青崖掷杯来逐鹿”


狐部:《绥绥白狐》,仙君叽X目前只有三条尾巴的九尾狐羡,伪年上养成,宠,就是那种实际是爱侣但是外人都觉得是娈宠【x,郎有情妾有意,每天互撩擦枪走火但是就是不做到最后一步,把羡羡等到要急死,然后睡了就he啦,有各种边缘性丨行为【。


鬼部:《山中人兮》……书生叽x艳鬼【待定】羡,剧情超级简单就是帮鬼魂羡羡找回生前的记忆并且让他还阳,就he了,然后想写的内容有例如荒郊野外惊鸿一瞥啊,三更半夜敲寄宿的寺庙门来投怀送抱啊,吸吸阳气喝点精血啊,还有什么冰冷柔软的肌肤之类的,总之都是套路,套路,聊斋的最经典套路


“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泉兮荫松柏,君思我兮然疑作。”


嗯如果有比较喜欢的可以告诉我我会先写,也可以算个点梗吧> 

评论
热度(349)

© 冰箱彩电洗衣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