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旧家电

这么说吧(1)

别笑:

※全职高手同人


※CP:君莫笑/黄少天  叶/黄  君莫笑/流木


※看起来大概是叶修被自己的游戏账号NTR了的故事


※私设多请勿见怪


※不科学!不科学!不科学!全部都不科学!


 


1.


黄少天小时候曾在公园门口被一个瞎子摸过手掌,说他在28岁那年会遭逢一劫。


本来他是不信的,结果28岁那年冬天,他赶上了一场车祸。


 



 


G市一年有九个月夏天,三个月冬天,没有春天和秋天。无论冬夏都不缺雨水,整个城市被水汽泡得发胀,像是晾不干。那天傍晚几个闷雷滚过,雨哗然就下来了。没带伞的他有仓皇地在路边拉起衣领遮住脑袋跑,在一个岔路口正转弯的时候被一辆斜冲出来的车刮上狠狠惯倒在地。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半侧身体灼痛难忍,脊柱以下则几乎动不了——整个人是被固定在病床上的。黄少天慢慢睁开眼,发现床边站着一个人。


 


“醒了?”他听见对方说,“可算赶上救了你一命。”


 


救人一命听起来像是超级英雄干的事,要不就是武打片里的台词,总之还是头一回听人如此煞有介事地说出来。说话的人没穿白大褂——不是医院里的人。


 


看起来哪里有些奇怪的陌生青年,手里还拿着一把伞。


 


回忆起车轮近在咫尺溅起水花无数的那一幕,的确隐约扫到街对面有个举着伞的身影,那就是昏迷之前最后一瞥了。看来就是他把自己弄到医院的吧?这年头都说连扶老太太过马路都要斟酌了,能遇到一个见义勇为不怕麻烦的也算自己走运。


 


“……谢谢。”


动了半天嘴皮才挤出这两个字,喉咙干涩,声带一振动胸腔便阵阵的疼。


“呵呵,好说。”对方坦然受下,笑起来声音沉沉的。


黄少天愣了一下,原来会这么呵呵的人这世上还真不止一个。


 


小心翼翼自检一番:腿和肩膀被固定着,悄然活动了下十根手指头,虚握成拳又放开,心里松了口气,可又马上意识到现在自己都退役两年了,不用再把这双手当头等大事。


 


自己被人送来医院后显然已经简单处理过了,就不知道包扎输血之类的费用是不是对方垫的。并且他那套看起来有些说不出古怪的西装上有大片暗色,不用说是怎么染上的了……总之该谢的谢该赔的赔,是不是就算过了这个“劫”了?


 


回想起那个瞎子的话,黄少有些委屈,他觉得自己是相信科学的,但是科学辜负了他。


 


 



 


病房里来过护士,掀了掀他的眼皮,各处摆弄了一下又走了。


说他家人此刻正在医生那边,很快便会过来。


 


黄少天觉得有些不自在。既然自己父母已经来了,眼前这救命恩人也算好人做到底了,干嘛还矗在自己面前?但又不太好问别人不走的原因,也许人只是特别的热心负责,又有时间,他觉得自己应该做一面锦旗送去这个五好青年的单位。


 


于是他干咳一声:“还没问怎么称呼。”


五好青年扬起眉毛,看上去很吃惊:“不认识我?”


 


黄少天茫然,他承认第一眼看见对方有熟悉感,但也就是有点熟悉。搜刮记忆又实在找不到什么看起来二十多岁,身材挺拔,面孔英俊的男青年来对号入座。这显然属于他交际圈中的稀有品种,之前唯一认识跟此人同水准的颜就是轮回的周泽楷,还不是一个画风的。


 


“对不住啊哥们,没印象了,给点提示行么?”


听到提示这两个字的时候,拿伞的手动了一下。


从伞看到人,黄少天觉得自己找的了思路。


“所以你是昨天还前天从店里借了伞走的客人?”


他说,不打荣耀之后他“继承家业”,如今在父母开的“黄记糖水铺”里干着值班经理这份很有前途的工作。


不过店里的伞好像不长这样啊?


 


他被对方用审慎的目光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难道撞傻了?”


你才撞傻了,你全家都撞傻了,黄少天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记忆空白。


“其实我就是记不住人名,”但对着救命恩人他还是尽量好言好语地解释,“以前玩游戏,来个人头上都顶着ID呢,照着念就行,习惯了。”


 


五好青年看上去倒像是被这个理由征服了,居然点了点头,然后开诚布公地说:


“君莫笑。”


黄少天就笑了,这一笑不知道牵动哪里的肌肉,疼得他哎呦一声。


 


“……帅哥你这回答太创意了,比说雷锋有意思多了!”知道对方也是荣耀粉,他顿时就没拘束地开启了话唠模式,“别说你那声呵呵还真挺像的。不过说起来君莫笑这号都退隐江湖那么久了当他的粉丝真没什么前途,你还是改支持蓝雨吧,怎么说也是家门口的队伍嘛!哎你去过蓝雨现场么,现场比看视频有感觉多了?下次比赛我带你进去看,你还真得留个联系方式给我。”


 


话唠也是个体力活,不幸他现在是个伤患,说爽了的后果就是气息短促哪哪都疼。咬牙的同时他发现对方正意味深长地凝视着自己,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真不认识我了么,少天?”


黄少天咧嘴一笑,心说哥们你别逗我了,连我兜里身份证都翻出来看过了当然知道我叫什么了,不过能不能换个称呼我跟你真不熟。还是说这是什么新型整人节目?


“你百分之百是君莫笑,就凭这把千机伞我都信。”


“君莫笑”点点头:“嗯,没它我也救不了你。”


“……谢了啊。”


说实在的黄少天有点震撼,可惜他现在抬不起手,否则一定要拍拍这位帅哥的肩夸一句,虽然服装还不太到位,但我知道你是用心在cos的!


 


“不谢,你要死了,我就更找不着流木了。”


 



 


荣耀史上最传奇的散人号君莫笑,在第十季比赛中夺冠并创下无人能破的37次个人赛胜利记录,在赛季结束后随着操作者叶修的退役也离开荣耀竞技舞台。


 


兴欣的老板陈果坚持让叶修带走了这张账号卡,说那本来就是他的东西。


 


十一赛季蓝雨艰难夺冠,被许多人视为“剑与诅咒”组合的一场完美谢幕。不久后猜测得到证实,随着蓝雨正副队长的退役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被交到了继任者的手里。黄少天只带走了一个第十区的剑客小号流木,说是拿去玩网游,实际前后玩了半年就没再继续了。这号到A的那一天也就是个不起眼的普通剑客,装备技能在神之领域里根本排不上号。


 


所以黄少天的确意外于会从这个看上去像是叶修死忠粉的古怪家伙嘴里听到流木这个名字——哪怕认出他是夜雨声烦都正常得多。


 


当然,知道流木是他的人少归少但也还是有的。回归网游之后他在神之领域偶尔也会重操旧业抢个野图BOSS,又或被君莫笑拉着一起刷个什么本,不算招摇但真是有心人猜到也不奇怪。瞧他不打比赛了可临场分析能力还在的。其实最理智的做法就是闭嘴不再跟这人掰扯,但他却任由对话开始朝着诡异的方向发展下去了。


 


“你找流木干嘛。”


“有话要跟他说。”


有那么一瞬间黄少天差点脱口而出跟流木说跟我说不一样么。


“跟他说什么?”


“解释一下我的失约,结果流木他不见了。”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就是哪里都找不到他。”


 


黄少天舔了下嘴唇,感觉有点晕眩。


太怪异了,猛然一个异常荒谬的念头上蹿,一瞬间他简直就要跳起来揪住这人的领子——如果可以动的话。


 


“我去你是叶修那货整了容来耍我的是不是!一个大男人整这玩意儿忒虚荣了吧,你原先那脸也没什么对不住群众的啊?现在整容技术这么发达了?去棒子那整的?开眼角了吧,鼻子肯定也垫了,还有这双眼皮怎么拉的你靠过来点我看……”


 


对方还真俯下身配合地让他看,看着看着黄少天说不出话来了,他没能找出这张脸上任何后天雕琢的痕迹,但又似乎明白了熟悉感的来源。


 


在最早几代的荣耀账号卡背后,在登陆游戏后点选创建人物时出现的基本模板上,各种和荣耀相关的宣传图、周边上……他无数次见过同样的一张脸。


 


荣耀游戏里男性角色系统形象的脸。


 


荣耀的美术设计很强大。虽然角色编辑器支持上传真人照片,生成独一无二面貌的功能让很多人趋之若鹜,但也有不少懒得在这上面花功夫直接用系统提供模板的玩家。叶修就是其中之一,因为懒或者是不愿意抛头露面,一叶之秋和君莫笑都是这样一望而知的系统脸。这张脸其实是有够熟悉的了,可真不怪他认不出——有谁想过3D游戏里的人会跑到自己跟前?


 


“看够了没?”“君莫笑”问。


温热的鼻息喷在脸上,脸和脸距离太近了,黄少天后知后觉的有些尴尬。


“够……够了够了。”他连忙回答,目光却随着对方起身的动作落在了他那身黑西装上,脑海里闪过些什么,“别告诉我你穿的这是——”


“嗯,换装券。”


“我去……”竟然对的上。


 


散人没套装,全职业捡有用的穿,就君莫笑那一身花里胡哨的混搭当时别提被多少人嘲笑过。不过男人打游戏不讲究外观,用叶修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哥这身别人想穿还没有呢”。直到两年前的新年活动,他用流木跟叶修的君莫笑做完任务抽奖抽到了一套换装券。换装券只改变外观不影响属性,两人便用了。黄少天还记得当时自己夸了句原来你收拾收拾还挺人模狗样的。叶修说,那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别看呆了。后来又嘀咕,你说穿这么正式感觉不结个婚都亏了。当然荣耀这游戏是没有结婚系统的,他们那天也不过是操纵着两个看起来和平时不太一样的账号在游戏溜达了一圈,下线时也是这么一身——变装券的有效期是十天。


 


那是他最后一次在游戏上见到叶修。


 



 


窗外的雨哗哗下着,像一大锅豆子来回不停地翻炒。


 


和一个游戏角色同处一室无论如何都够荒唐的。也许这就是个梦,连同车祸都是,闹钟一响就什么都没发生过。身上各处伤口却又痛得那么鲜明,如果是梦也逼真得太坑爹。


 


“就算你是君莫笑吧,”过了会黄少天忍不住问,“可你怎么从游戏里跑出来的?”


次元说跨就跨挺能耐啊。


“这个我也不知道,包括为什么刚好会出现在你这里……第一眼我还以为你是流木呢。”


“真有那么像?”


 


带回流木之后黄少天顺着自己的习惯把人物面板上那张系统脸给换了,传了自己的照片生成了新外形。其实夜雨声烦也是以他自己的脸为基础的,只是美化调整动了很多,毕竟刚玩那会儿他才十几岁正是为了耍帅不惜一切的年纪。流木外形没那么华丽,不过他自认还是个很英俊的剑客模样。


 


“看着挺像,”君莫笑罕见地迟疑了下,“也不太肯定吧,你们这比较大众脸。”


“……”


被噎得一口气没喘上来。大众脸也比你那系统脸好吧!


“不过救护车来了之后他们从你口袋里找出那张卡,你们这叫——”


“身份证?”


“嗯,然后才确定是你不是他。”他说,“是,我知道你,就像知道叶修是怎么回事。”


 


都可以去写小说了,真的,他仍觉不可思议。


没准真相其实是我快不行了,这家伙是来负责勾魂的?换了一种脑补感觉颇说得通,临终还愿吗这是,快死了还有牵挂着放不下的心事需要解决。


“叶修那货不告而别我是怪过他不地道,但要说惦记到死还真不至于,我又——”


“你不会死的。”


话没说完就被很突兀地打断了。


过了会君莫笑说,低低的声音似有共鸣:“有我呢。”


 


这话太像台词了。黄少天喉咙里梗了梗,感觉自己实在接不上茬干脆又闭上眼睛,片刻后感觉一只干燥稳定的手伸过来摸上自己的额头。


声音略略惊讶:“你很热?”


“我靠,这是疼的!”他如梦似幻地抱怨了一声。


“哦,那我给你刷个小回复术吧。”


“……”


 


眼前蓦然冒出比赛中被打的就剩层血皮的散人冷不丁给自己刷了个回复血线一跳的画面,黄少天一阵恶心。这是他这辈子见过最贱的技能没有之一,想开嘲讽意识却渐趋模糊。被那只手不带恶意地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抚过,疼痛似乎真的从潮水一样从身体里慢慢退却了。


 



 


再醒来映入眼帘的先是母亲近在咫尺的红眼圈。


病房里乌泱泱一圈尽是亲戚,七嘴八舌地围着他说话。


 


听完自己的伤情黄少天心里松了口气,就转过头去,对握着自己手的老妈挤出一个笑。


“没事啦黄太……其实都不怎么疼,早说过我福大命大了。”


也不完全是为了安抚她,至少真没之前那么疼——等一等,之前是什么,不是在做梦?


“他刚刚醒过一次,意识很清楚就是喊疼,”护士在边上说,“医生就让先给打个止疼针。”


 


黄少天木然望着病房的天花板想,什么小回复术,见鬼去吧。


 


TBC

评论(3)
热度(655)

© 冰箱彩电洗衣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