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旧家电

【黑篮/青黄】Recurrence/往覆·续 (0-2)

Iaola:

青峰篇(前文)走:【黑篮/青黄】Recurrence/往覆 


 前文说青峰,这里说黄濑,时间轴一致。


当然,不看前文直接看这里也是可以的


【不过最好还是看一下啦_(:зゝ∠)_


ps:前4章时间轴黄濑这边会快2个月,但不会影响剧情。


 虽然我这里才写到2_:(´ཀ`」 ∠):_




沿用原文世界观,人物设定30+


青峰:警,察  黄濑:飞行员




Recurrence/往覆·续


Recurrence-If there is a recurrence of something, it happens again.


往覆-重复以往倾覆过去




0


初中前期,许多人都觉得黄濑应该是一个爱笑的人,每个认识他的人都说他笑起来一定很好看,他应该适当的笑笑缓解压力。


可是哪有什么压力可言,运动看一遍就会,习题听听课的话也无障碍,除了绘画苦手之外,黄濑的人生从来没有遇到一点压力。


没有压力也没有动力,这样浑浑噩噩的人生不知道谁能笑得出来。


表白的女生多数看中他的颜,所以拒绝的时候也不用多思考只需要带上礼貌就好。


黄濑以为自己的人生就这么过了,平平淡淡,波澜不惊。


直到他被那人的篮球来了个“命运的一击”,直到自己爱惜的姐姐找到男友。


17岁高中毕业的时候,觉得唯有蓝天才是适合自己的归宿,抱着这样的中二想法的黄濑最后还是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他觉得自己运气好,但也不敢因此而怠慢了学习。


运气是实力的一部分,但说到底实力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就算到了大学,学校里的女生依旧很关注他,但比起初高中的送情书和表白,大学里妹子似乎都想在智商上压制对手,用实力来让黄濑刮目相看。


不得不说这招挺有用,黄濑对班里那个聪明的女孩产生了相当的好感。


人长得普通大方,性格也是相当的开朗健谈,智商没问题,学习也是倍棒,最最难得的是,在不模仿的情况和她打球,就算是黄濑也需要相当的注意,因为有时候稍微的自负大意,胜利就往往会被对方夺走。


但即使两人对对方都有种说不出来的微妙感觉,最后两人也还是没有走在一起。大二基础课上完分班的时候女孩就去了另一个领域,留下了黄濑和一堆臭男生继续奋斗自己的“航空梦”。


从带着回忆的梦中被铃声吵醒,黄濑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姐?怎么了?”


 


 


1


“请让我来帮您吧~”微笑着接过身边老人的行李,黄濑把它们放上机舱里的行李架。


老人抬头看了眼黄濑,如释重负:“谢谢你啊小伙子,真是帮了大忙。”


“没事~”黄濑又笑笑,确认行李放稳后关上,才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并搀扶着身边的老人坐下。


老人坐下了,并问他是不是要去旅游。


黄濑忍不住笑出声,半晌认真的答道:“不,是回家。”


旁边的老人又夸了他几句英语好有礼貌后就系上安全带等待起飞,黄濑谢过,看向舷窗外开始慢慢变小的街巷。


他毕业后工作了两年就出国进修了,说是进修,黄濑觉得更多的是精修。把自己会的东西巩固,再努力学习自己不会的东西。跑上了国际航线后黄濑在国外逗留了时间更久,除了英语水平的提高,相对的回家时间也减少了。


现在的黄濑已经三十有一,可以说是十足的黄金单身汉,家里虽然几次想让他相亲,都被黄濑以太忙为由拒绝了。


说白了还是没兴趣。


命中注定的人总会出现,起码现在黄濑也还是这么觉得。


起飞三十分钟后黄濑关上了舷窗,披好毯子,枕着窗闭上了眼睛。


本来打算是过年再回去的,昨晚姐姐打来的电话却让黄濑马上订下了飞回日本的最近一班航班。


电话里姐姐的声音听起来沙哑脆弱,紧紧揪住了黄濑的心:“凉太,快回来。他走了……”


黄濑一开始还没听明白,后来才意识到姐姐说的“走了”指的是一个永远的状态,而那个他,指的正是自己的姐夫。


腰有些隐隐作痛,黄濑只好又要了一床毯子裹住自己的腰,老人在一旁皱眉:“这么年轻腰椎就出问题了吗?”


“是。”黄濑回答的有些不好意思:“而且我也不年轻了,出问题也是应该的。”


“男人四十一枝花嘛,”老人说道:“你才不老呢,说起来你多大?”


“……三十一。”


“…对嘛!那就更是花了!”


“噗。”


“别笑!年轻人!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是~”


 


 


2


在机场和老人分别后黄濑马上打车回家,才算是赶上了最后的送别。


姐姐让他暂时住在自己家里,希望他不要着急回去留下来陪陪家人。黄濑想了想,点头说好。


侄子站在门口警惕地打量着这个很久没见过一次的叔叔,黄濑打着哈哈过去拍了拍侄子的头:“阿黄。”


侄子没有理他,把他放在自己头上的手拨开:“我不喜欢你这么叫我,我有名字。”


“裕翔,不可以这么和叔叔说话。”责备着自己不懂事的儿子,姐姐把黄濑迎进屋:“你就暂时住在二楼吧,现在太晚了,出去找酒店也不方便。”


“好。”恭敬的谢过,本想再和小侄子说几句话,对方却没看他一眼,转身跑进屋嘭的关上门。


“你别介意思,这孩子认生。”姐姐和解道。


“是,不会的。”


又帮忙了好一会,黄濑才总算把自己的大姐安慰着睡下了。


黄濑有两个姐姐,所以无论小学国中,几乎班里所有的男孩子都羡慕他的家庭组成,对小孩子来说,有个兄弟姐妹总是幸福的,而对男孩子来说,有姐姐则会让这幸福翻倍。


大姐如今这样,黄濑也确实不能马上急着回去工作,说到底,自己常年在外,甚至连姐姐的婚礼都错过,连新郎都不太认识,他对那个男人的印象是温柔,接着便是一片空白,他甚至连做弟弟的经典台词——你要是敢对我姐不好,我一定会揍你。黄濑都没有说过。


二姐气愤自己的弟弟走的太远不着家,冷战后时间一长两人除了偶尔的邮件也没什么交流,就连刚在葬礼上见面,两个人也变成只不咸不淡的点个头。


黄濑盘腿坐在床上,揉揉自己的眼睛,关灯躺好。


所以现在就连侄子也和自己不亲近,黄濑嗤笑出声,把头埋进被窝,也是,一年都见不到一次的叔叔,那样除了买东西什么都不关心的叔叔,不知道有谁会认。


门轻微的响了一声,黄濑小心的把头探出被窝,被自己的侄子吓了一跳:“你…你站在这干什么。”


“你小声一点!”裕翔瞪了他一眼:“你先起来,我有话和你说。”


10岁的孩子说话语气成熟的不像样,黄濑愣了愣,还是慢慢从床上坐起来靠着床头,同时示意裕翔过来坐到他的旁边。


孩子咬着下唇,从旁边搬来书桌椅子坐下,直直盯着黄濑:“你为什么回来?”


“为什么……?”孩子的问题未免太过犀利,但黄濑还是硬着头皮回答着:“你妈妈给我打电话说家里有事,我就回来了。”


“你认识我的父亲吗?”


“……认识。”


“你骗人!”


“哎?”有些哑然,黄濑看着裕翔,对方也盯着他,眼睛里却慢慢开始浸出泪花,接着孩子突然嚎啕大哭,站在原地一个劲的擦自己的眼睛:“你明明都不关心我们!妈妈和阿姨每次提到你忍不住要哭,你为什么还要回来……”接下来的话因为哭泣变得难以辨识,但想也知道是在数落自己这个叔叔的种种不该。


揉揉太阳穴,黄濑忙过去给孩子擦眼泪,本想安慰两句,却发现自己无从开口,他的质控有理有据,毫不掩盖,况且连一个10岁孩子都会这么说,不是更说明了他这个叔叔多么的不尽责吗。


想了半天还是只好过去轻轻抱住孩子,本以为对方会挣脱跑开,这次却老老实实的窝在黄濑怀里只一个劲的哭,黄濑抱着他,拍着被帮他顺气,丝毫不知道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评论
热度(21)
  1. 冰箱彩电洗衣机Iaola 转载了此文字

© 冰箱彩电洗衣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