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旧家电

Daylights[1]

鉴爱书:

 
时间已过了下午六点,署里的同事基本都下班走了,青峰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又瞄了一眼跟自己同样排在今天值晚班的林原,后者正伏在办公桌上心无旁骛地吃着面前的便当。最后他才将目光重新投注到坐在沙发一角的小女孩身上。
这个小女孩是快下班的时候被送来的,看样子跟家人走散了。女孩长得很漂亮,小小年纪已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她随身携带的小书包里的健康保险卡上显示她今年只有五岁,可是从来到这里直至此时,她都保持着十分安静的状态,与其说乖,不如说是冷静,如果换了别的小孩大概早就哭闹着要回家了。刚刚几个女同事陪着她玩了一会,她只是一味地笑,大家都夸她懂事。青峰看着这女孩,始终觉得她有几分眼熟,又不记得哪里见过,搜肠刮肚半天最终还是放弃了思索。
正当他低头打算继续对付自己那份便当时,门外传来了一连串急匆匆的脚步声,一个人说着:“打扰了!”同时推门而入。
青峰想着这声音听上去怎么也有点耳熟,一转头看见小女孩脸蛋一皱大哭起来,从沙发上跳下来就往那人跑过去。呵,谁说小孩子没心机的,这些小鬼要是变起脸来真比天气还快。
“由奈!”
“呜呜呜,小凉!”
那人蹲下来抱住女孩,用手擦着她脸上的泪水,连声安慰她,听声音急得好像连他自己都要哭出来了。
林原抬起头提醒道:“请问,您是这位女孩的家人吗?请过来一下。”
“好的好的,抱歉了!”
那人抱起女孩转过身来,青峰看清他的脸,一下明白之前那些似曾相识的感觉的源头在哪了。
“……黄濑?”
对方看到他,也愣了一下。“诶?小青峰?”

青峰对黄濑的记忆仅止于学生时代。中学时期就读同一所学校,同社团两年在一块打球,还算是见面能说得上话的熟人,升上高中两人也都加入了各自学校的篮球队,比赛场上见了难免红眼,毕业后青峰凭借优异的体能考核成绩进了警校,跟过去的同学也没什么联系了,想起来倒觉得那时候连说个话都剑拔弩张的真是怪幼稚。
“好久不见了。”黄濑先说道。
“哦……好久不见。这……你女儿?”
话刚出口青峰就悔了,刚才他还看过那女孩的信息,她的姓氏是千叶,怎么会是黄濑的女儿。更何况黄濑跟他一样今年二十三,如果已经有个这么大的女儿,岂不是高中毕业就结婚生子了,那简直太震撼。
果然黄濑解释道:“不是的,由奈是我姐姐的孩子。我今天放假带她出来玩,结果从游乐场出来的时候不小心走散了,还好问了那边派出所的警官,说送到这里来了。唉,真的急死我了……”
林原登记好黄濑的信息,做了个简单的笔录,本来还应该教育一下的,不过看在他跟青峰认识的份上,也就没多说什么了。
黄濑说:“我只听说小青峰念了警校,不过没想到就是在这里工作呢,太巧了。”
青峰说:“你听谁说的?”
黄濑说:“听小桃还有小黑子他们说的啊。”
他们说了还没两句,由奈就皱着眉在黄濑臂弯里扭来扭去的,看上去很不耐烦听大人讲话的样子。
黄濑问她:“是不是想吃饭了?”
林原在旁说道:“之前内勤有喂她吃过东西了,可能又饿了吧?”
由奈也不回答,只撅着嘴说:“小凉,要回家了。”
黄濑不好意思地对他们笑道:“这孩子什么都跟我姐姐学,真拿她没办法。”
青峰说:“那你早点带她回去吧。”
黄濑点点头,又对由奈说:“我们走啦,要跟警官先生说什么?”
由奈小声地说了句“警官先生再见”,黄濑笑着又起身跟他们道了谢,才抱着由奈走了。
黄濑走了以后林原指着笔录上的信息对青峰说:“你朋友在航空公司工作,混得不错嘛?”
青峰说:“航空公司也有保安和扫地阿姨,要透过现象看本质,懂吗。”
话是这么说,并且尽管在青峰印象里黄濑当年的学习成绩跟他是半斤八两,不过他也觉得以黄濑的皮相和处事,不至于混得多差,当个空少还是不成问题的。
下了晚班已是凌晨,林原还喊他去喝酒,青峰实在想睡觉,就推辞说下次吧。
三班倒的生活完全没有规律可言,青峰几乎一回家沾了枕头就睡,有时候要睡到下午才醒,还是被饿醒的。虽然大家都说,最好是找个女朋友,管着自己,也有人照顾,但事实是没什么姑娘愿意跟一个作息时间难协调的男人交往。不脱离交番的工作就不可能改变目前的生活状态,久而久之青峰也习惯了单身汉的生活,反正一个人挺自在的,没人来烦。

过了两天,轮到青峰上白班,署里要求给来访过的市民做电话回访,这在青峰眼里也就是走个过场的事,他翻开前两天的笔录刚好看到黄濑的手机号码,就打了个电话过去。按照惯例询问了几个工作方面的问题之后,青峰随口问了黄濑下班后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叙叙旧,黄濑在电话里有点犹豫,青峰说没空算了,黄濑就说好吧就晚饭时间,然后报了个地点。
下了班来到约好的地点,青峰差点以为自己来错了地方。两个男人吃饭的地方不应该是居酒屋之类的吗?结果这里却是一家儿童餐厅,来的全是些年轻父母,带着一个或几个小不点。天晓得,他小学毕业后就没踏进过这种店了。
接着他就看到了黄濑——还有被黄濑牵着小手走过来的由奈。
“抱歉啊小青峰,”黄濑面露难色,“这两天我姐姐有事,所以都是我带着由奈。”
“哦……没事。”青峰心想你要带小孩早说啊,我就不叫你了。他一低头,正好由奈也仰着小脑袋看他呢,一双大眼睛滴溜溜地,像小动物似的。“……好了,赶紧去吃饭吧。”他只好这么说。
在餐厅找位子坐下后,黄濑先哄着由奈吃饭,在这个过程里青峰仔细对比了他们的脸,发现由奈还真有几分像黄濑,特别是眼睛和鼻子,看来小姑娘以后少不了桃花。由奈吃完了饭,跟边上几个小孩子也混熟了,就跟他们一起去玩了。这时黄濑才有工夫自己吃点东西。
青峰问他:“你姐姐自己不带孩子,都让你带啊。”
黄濑说:“我姐姐也不容易。我姐夫工作很忙,尤其最近,连回家时间都很少了,我姐姐打理家里,也没时间带孩子出去玩,所以我有假期的时候能帮忙就尽量帮忙带一下由奈。”
青峰说:“你的假期倒不少?航空公司福利这么好啊。”
黄濑笑着说:“不是福利,是因为机组每个月有限定的飞行时间,到了就必须休息,这是公司规定。就跟开车不能疲劳驾驶一样。”
青峰心说这家伙果然是乘务组的吧,不禁感慨道:“跟这么多美女在一起工作就是最大的福利了好么?哪像我们,女的就那么几个,一人能撂倒三五个爷们的还占了一半。”
黄濑听了哈哈笑起来。“这也没错。其实因为我们工作时间的缘故,也很难找其他行业的对象,所以很多都内部解决了。”
“哇,这么说你也有空姐女友?还真让人羡慕啊。”
黄濑却摇了摇头:“我不找同事的。”
“为什么?”
“你想啊,要是成了也就罢了,要是不成,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多尴尬?”
青峰不以为然。
黄濑于是问他:“小青峰还是单身?不如我介绍个空姐给你认识怎么样?”
以自己目前的生活状态,青峰对此不抱什么希望,不过看黄濑跃跃欲试的样子,也就随他去了。

一段时间过去,青峰早已把黄濑说要给自己介绍对象的话忘到脑后去了,不想后来黄濑真的发了一封邮件过来,里面有女孩的姓名和联系方式,还有几张工作照和生活照,看上去还真像这么回事。
既然是朋友介绍的,见见也无妨,他约女孩见了面,女孩确实长得挺可爱,身材高挑,而且对他的印象也不错。本来按照这个节奏,接下来吃个晚饭就能共度良宵也说不定,然而不巧的是今天又轮到青峰值晚班,共度良宵的计划也只能搁浅了。
看起来女孩对他还是十分满意的,说等他有空的时候再约也可以,还把自己接下来空闲的时间都告诉了他。青峰心里也清楚,这种所谓交往无非是身体空虚寂寞的都市男女互相抚慰的一种形式,年轻时的游戏罢了,不过既然人家女孩愿意,他也没拒绝,留下联系方式便各自告辞了。

这天署里接到警视厅下发的新一批通缉人员名单,部长要求大家熟记这些人的脸,其中户籍地址在管辖范围内的更要密切关注。青峰随手翻了翻这些人的案卷,无非是盗刷信用卡、制造违禁药品等一般通缉等级的违法,通缉令上连悬赏都没提,估计抓了也不算立功。
对于他的抱怨,部长提出了严厉的批评。部长说,别以为不杀人放火就不是犯罪了,作为一名合格的警员,就是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违法分子。
青峰是十分同意这一观点的,否则他也不会当上巡警第一天就追着一个小偷跑了整整三条街将其捉拿归案。然而巡警当了一年之后他被调到署里,连抓小偷的机会都没了,工作热情自然也就下降了。部长经常鼓励自己的下属说,没事好啊,没事说明咱们这治安好!
话是这么说,可这样的现状跟青峰当年进警校时想象的惩奸除恶的情节落差也太大了。
青峰不走心地翻着桌上的通缉名单,其中一页的通缉信息一下引起了他的注意。这名通缉犯涉嫌行贿且在逃,这并没什么特别之处,让人在意的是他的姓氏千叶,还有他在本区的户籍地址,以及家庭情况一栏中一妻一女的信息,并且女儿的年龄正是五岁。
这一发现让青峰顿时精神了起来。

拜托了办公室内勤的同事,对方很快就熟练地找到了这个名叫千叶的犯罪嫌疑人的详细户籍档案。电脑屏幕上明确地显示了此人家庭成员的全部信息,包括他妻子结婚前的姓氏和他女儿的名字。这下可是千真万确的了。
面对巨大的信息量,青峰还在脑里拼命回忆之前跟黄濑的谈话,希望能从他寥寥几句谈到自己姐夫的话语中找出蛛丝马迹。这时候旁边另一个同事凑过来,看到这人就说:“哈,这家伙啊!那个高官受贿的案子一牵扯出来,就有人去他们家暗访过了,这家伙可能听到了什么风声,一个月都没回家,而且因为银行账户被冻结,还卷走了公司大量现金,估计连自己老婆都瞒着呢!”
“这家伙完蛋了,接下来肯定会加大排查力度,哪里藏得住啊。”
“说不定已经逃到国外去了,那就不关我们的事啦。”
青峰没有参与同事们的讨论,他去了部长办公室,申请暂停对此人的排查和发布通缉令。部长问他原因,他说他认识一个人也许可以帮助找到嫌疑人,但前提是不能打草惊蛇。部长同意了他的请求。
然后青峰就给黄濑打了电话。第一次打的时候没通,到晚上他又打了一回才通了,黄濑告诉他自己刚结束工作下飞机,正在回市区的班车上。青峰对黄濑说有急事必须见他。黄濑很困惑,说改天行不行,因为这几天正是工作忙的时候。青峰说此事非常要紧,非见他不可。黄濑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青峰在自己家附近的路边等了半天,终于看见一辆机场班车在夜幕中驶来,车子停靠路边,黄濑下了车,拖着一个旅行箱。出门之前青峰没工夫整理自己那间单身公寓,好在他东西不多不至于太乱,进屋后把地上的东西随便扫开一下,够两人坐的空间就坐下了。
青峰问黄濑有多长时间没见过姐夫,没跟他联系过了。由于青峰的职业敏感,黄濑自然警觉起来,问青峰到底出了什么事?青峰把他姐夫犯的事大体说了一下,并说希望他可以配合协助调查。
在青峰陈述期间,黄濑一直沉默地听着,青峰似乎从未见过一向开朗多话的黄濑有如此沉默的时刻,等他说完了,黄濑才迟疑地问道:“你说协助,是怎么协助?”
“我的意思是,必要的时候,希望你可以想办法引他露面,其他的事交给我们就行了。”
“照你说的,他都知道自己不安全了,怎么让他露面?”
“你说过他偶尔会打电话问你由奈的情况吧?他肯定还会再打,到时候你就把他约出来。”
黄濑低着头,想了一会,才说:“我不确定这样可以让他露面。”
青峰说:“这样吧,你就说有些东西想替他女儿交给他,他应该不会起疑。”
现在黄濑几乎每说出一句话都要经过长时间的思考。他说:“让我想想,好吗。”
青峰点头说:“好。”
以前,青峰认为普通市民协助警方抓捕罪犯是天经地义的,可是做这份工作不过一年,他的观念也随之改变了。很多时候,只靠道德和法律是不可能说服每一个人的。人是有感情的。青峰自己也很难想象,如果有一天换了自己的至亲好友成为罪犯,他也能没有一丝挣扎地,正义凛然地将其绳之以法吗?所以,即使今天黄濑不愿意帮他,他也能够理解。
不过,虽然他可以让黄濑考